大革命时代的黄埔军校女兵传奇 斯大林曾传话要照片

                      新浪历史 2017-08-06 17:35 评论数:

                      大革命时代的黄埔军校女兵传奇 斯大林曾传话要照片

                      黄埔军校武汉招女兵,造舆论广州先行

                      1926年冬,武昌斗级营胡同热闹异常,因为这里传出了一则爆炸性的新闻:黄埔军校武汉分校要招收女学生!

                      此时的北伐军势如破竹攻克武汉,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开始招生,不久便决定招收女学员。黄埔军校历史研究专家、广东省委党校曾庆榴教授告诉记者,这在中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开了中国军队女兵建制的先河。

                      据曾庆榴研究,虽然在武汉招女兵,但为招女兵造舆论,实际是在广州。

                      1925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在广州黄埔军校办的《中国军人》杂志上,刊登了一位名叫“洪筠”的女性作者的文章——《军人与妇女》。洪筠从上古地中海克吕特岛女骑士国,一路谈到欧战中“妇女不独从事于纤巧之事业,荷枪实弹以从事疆场者大有人在”。有关洪筠这个人的资料很少,大概可以判断的是,她是留过学的人。洪筠自己也在?#38393;?#25552;及:“吾同居之密拉同志即俄之女红军。”

                      李之龙撰文力挺女子参军

                      更为直接的讨论,则是同样发表在《中国军人》杂志上李之龙的文章《陆军军官学校招收女生问题》,讲到?#26031;?#35199;女子金淑慧?#22797;?#24773;愿要求报考黄埔军校的事。李之龙是不久后中山舰事件悲剧的主角,此时在他的文章中将招收女生的问题拎出来公开讨论。

                      金淑慧家境不错,家族中与国民党上层?#34892;?#24448;来,本人是法政大学毕业。1925年,她来到广州要求报考黄埔军校——写信给廖仲恺和蒋介石,没有收到回复;到黄埔军校见“蒋校长”,也没获见;她还往见廖仲恺夫人何香凝,廖夫人认为这事很难办到;回广西后,不甘心的金淑慧又致书黄埔军校政治部陈述投考的心愿,黄埔军校政治部对她的要求表示同情,“星期特刊发行征集女同志军专号以为鼓吹。”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对之声随起。一位署名“忠言”的先生看到特刊上的言论,在《广州民国日报》上发文反对,“中国有四万万同胞,就算女人有?#35805;耄不?#26377;两万万男人。从这两万万男人中选出两百万精壮的当兵已经足够,何必让天生柔弱的女子加入?#20426;?#32780;且在男人堆中放入女兵,管理不好,恐怕会出很多乱性的事。李之龙在文章里批判了“忠言”的逻辑。

                      廖仲恺最初怕闹笑话

                      李之龙?#19968;?#20250;见到了廖仲恺本人,当面提及此事。当时,廖仲恺的第一?#20174;?#26159;,如果招收女生,“天天只有闹笑话”。当时?#20843;?#32852;的顾问尼罗夫也在场,与廖仲恺辩论了起来。辩论一会,廖先生改变了立场:“从前文学校男女同学不知道有几多人反对,现在就不成问题了,只要那位女子身体强?#24120;?#30495;能吃得下,我也是同意的。”尼罗夫的夫人也是黄埔军校的女顾问,她在?#20843;?#32852;?#25991;?#22823;学毕业,在革命战争中立下过功勋。似乎李之龙也出面请尼罗夫夫人出来表态。尼罗夫夫人表示,“中国国民党的政纲不是规定在教育上,女子应与男子一律平等吗?为军事教育独不能平等呢?#20426;?/p>

                      第一批军校女兵共213人

                      广州的舆论造势,最终促成了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招收女兵的公告。没想到这份公告一出,各地的女青年们报考的踊?#22659;?#24230;令人吃惊。原计划只招收100名女生,但由于报考人数过多,校方最后实?#20107;?#21462;195人,实际入学183人;几个月后南湖学兵团的女生编入,人数扩大到213人。女兵们的籍贯以两湖和四川的人数较多。这批女学员大?#38469;?#36807;中?#28982;?#20013;等以上的教育。其?#26657;?#21463;到陈潭秋、董必武教育和影响的湖北省立女子师范和以徐特立为校长的湖南稻田师范的在校师生就有五六十人,接近总人数的30%。”

                      同学之中有母女关系、姐妹关系、甚至姑嫂关系。未婚者?#32423;?#25968;,也有的已婚甚至有子。后来著名的红军女将、烈士胡筠,当时就是军校里已有孩子的女兵之一。为了革命,她决然选择暂时抛开家庭和亲人。后来从事地下党工作和领导山西临汾抗日救亡运动的王亦侠则是抱着孩子去投考,录取后她拒绝了天主教堂?#20113;?#23401;子的收养,而把孩子?#38590;?#22312;一个洋车夫家?#26657;?#22240;为她认为“母亲参加了革命军,却把孩子‘送给了上帝’”是一件不能接受的荒谬的事情。女兵中有?#36362;?#21644;?#22815;?#32463;历的队员特别多。后来成为著名作家的谢冰莹,就是?#36362;?#30340;;徐向前的夫人黄杰,当年也是?#22815;?#20986;走武汉进了黄埔军校的。

                      女兵们剪辫子、剃光头,拒绝佩戴有“W?#21271;?#35782;的臂章

                      通过复试,准备入校的女生们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剪辫子。女子剪短发在当时的民众看来,仍是另类的作为。不少人不敢在家里剪头发,相约在外面?#40644;?#21098;。女生中也有不舍得剪头发的,也有最另类的,像是湖南的黎树蓉,索性剃了个光头。

                      来自四川的赵一曼、游曦、陈德?#32771;?#20102;辫子之后还?#40644;?#21040;武昌黄鹤楼照相馆拍照留念。入校的女生们统一换上了?#20063;?#20891;装。游曦还照了一张穿军装的照片,在照片背后写道:女扮男儿装换,你看好笑不好笑?并把照片寄给了母亲。后来成为徐向前夫人的湖北江陵女孩黄杰,也拍了一张军装照寄回家,可家中伯父大骂,说她是“家族的败类”,“太伤风化”,她的叔伯姐夫甚至觉得她以后?#35805;?#27861;见人。?#28010;?#30340;偏见没有阻挡住这些女生前进的步伐。

                      据史料显示,女生队每日三操两课,早操、上午?#25945;?#26415;科(军事教练),下午?#25945;?#23398;科(军事教程和政治教程)。术科教以制式训练、实弹射击、战斗教练(持枪、刺杀、射击要领,匍匐前进)以及行军、宿营、战斗联络等军事?#38469;酢?#20891;事课学科主要是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野外勤务令和战术学、兵器学、交通学、筑城学四大教程等军事理论。女生队的政治课拥有强大的师?#25910;?#23481;。开学之初学校正式委任恽代英为政治总教官,政治教官有李达、樊仲云、区克昌、袁振英、董光孚、施乃铸、吴文祺、吴企云、周佛海等。但是日后又?#21483;?#26469;了一些政治教官,也因需要而调离了不少。据女生队队员们回忆,她们的政治教官还有李汉俊、许德珩、章伯钧、谭平山等。特约讲演员有毛泽东、周恩来、谭延、郭沫若、李立三、张太?#20303;?#38472;独秀、瞿秋白、陈潭秋、陈公博、何香凝、吴玉章、宋庆龄、董必武、孙科、唐生智等。武汉分校根据女生队的特点,还专门面向她们开设了妇女解放运动一课,由茅盾主讲。

                      艰苦的训?#20998;校?#36825;些觉醒的女性一直用行动追求男女的绝?#20113;?#31561;,尽管大部分人还裹过脚,但她们不接受任何特别照顾。很快在各方面训练上都不输给男生。

                      后来成为女少将的黄埔女兵胡?#35745;瑁?#22312;自己的回忆录中记叙了女兵?#24378;?#35758;戴“W?#21271;?#35782;的臂章的事。校方给每个女兵一个打上英文字母“W”(WOMAN的意思)的红布臂章。女生来例假时,只要戴上一个标记就可以不出操。女兵们对这种刻意的区别意见很大。认为这根本就不叫男女平等。在生活会上,女兵们?#36861;?#35201;求拆掉这个字母。在西征前线上,校方终于拆掉了这个区别符号。

                      斯大林传话索要女生队合影

                      1927年的“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黄埔军校女生大队全队拍了一张大合照。很多人不知道,之所?#26434;?#36825;张合照,其实跟斯大林有关。

                      黄埔军校女生队的声誉传到了莫斯科斯大林耳?#26657;?#20182;表示嘉许的同时,传话想要全体女生在“三八”妇女节前拍张合?#20843;?#32473;他,以作纪念。3月5日,武昌显真楼的摄影师拍下了这群女兵宝贵的影像,成为军校女生队辉煌时期唯一一次集体?#26009;唷?#25454;说,照片不久以后,也被送到了莫斯科斯大林的办公桌上。

                      “稻田七兄弟”

                      1927年5月,讨伐夏斗寅、杨森的西征之战打响,女生队编为?#28982;?#38431;和宣传队开赴前线。7月,?#20154;?#20204;从战场上凯旋,武汉发生“7·15”分共事变,武汉军校?#40644;?#35299;散。在提前举行的毕业典礼上恽代英发言称,希望每一个同志都是一颗革命的种子,不论撒在什么地方,都要让革命到处开花结果。这番话也成为大革命时代这群?#40644;?#20961;的女性不同人生轨迹的真实写照。

                      不?#24179;?#22969;称兄弟

                      受校长徐特立影响,不少湖南稻田师范的女生报考武汉军校。周铁忠、周有德、谢冰莹、王蓉箴、谢翔霄、谭?#27827;ⅰ?#40654;树蓉,这七位同是稻田师范考进军校的女生甚?#20004;?#20026;了“七兄弟”,不以姐妹,而以兄弟相称。

                      “三伢崽”谢冰莹从小就反叛倔强,8岁反抗裹脚,10岁为争取读书绝?#24120;?#22905;为?#36362;?#32771;入军校。谢冰莹在西征期间写下《从军日记》,成为第一个女兵作家。罗曼·罗兰称她为“努力奋斗的新女性”。女生队解散后,她先后入上海艺大、北平女师大学习,后赴日本留学。因坚拒出迎伪“满洲国?#34987;实?#28325;仪访日,而被日本特务逮捕,饱受酷刑。抗日期间,她在火线上从事救助、宣传工作,被授予少将军衔。1948年赴台湾后在学校任教,后移居美国旧金山终老。摘编自广州日报

                      相关文章
                      标签/专题
                      头条推荐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
                      陕西11选5遗漏